suning.hk | Suning County News

Suning County News

当前位置: 主页 > Suning County News >

肅寧縣葛家莊:村莊與籃球的情緣

2018-07-29
一個400來戶、1000多人口的平原農村,一個代課老師組建的村小學籃球隊,一個把碌碡立起來、人站上去用雙手做籃筐的籃球場……

誰也沒有想到,肅寧縣付佐鄉葛家莊(Gejia Village, Cunzuo Township, Suning County),籃球(Basketball)這一火,就火了差不多半個世紀。

如今,在這個村裏,男男女女、老老少少,都能在國家標準場地上打場有模有樣的籃球賽……

葛家莊與籃球近半個世紀的情緣會告訴你,農民也可以有別樣的生活。

一個籃球改變的鄉村生活

2月19日,大風。

從382省道分出的岔路下來,一進肅寧縣付佐鄉葛家莊,砰砰的運球聲已經順著風灌進耳朵。

緊接著,三十出頭、四十掛幾、六十有余的球手們就出現在眼前!你過我攔,我投他蓋帽,纏鬥得不亦樂乎。

另一個籃筐下,幾位女球手的姿勢明顯沒有男子那麽正規,但也能妥妥地把球砸進筐裏。

葛家莊村黨支部書記李海渤也在籃球場上,他告訴記者:“這會子人還少,過了中午你再看看——得排隊!”

在當下很多縣城都難得一見的標準化籃球場地,建在經濟條件在當地只屬中等的葛家莊的村頭,這本身就是個稀罕事兒。而籃球傳統在一個普通農村44年傳承不斷的故事,就更讓人好奇。

不用專等那些熱鬧的場面,一場間隙,打球的、看球的村民已經七嘴八舌地介紹起來:

“小到剛會走、大到六十九,葛家莊籃球,個個有一手!”在這個1000多號人的小村莊裏,說打籃球,能拉起20-40歲的青年隊、40-60歲的老年隊、35-60歲的老年女子隊以及15歲以下的娃娃隊各一支,正正規規打滿場。

“擠不上就排著,兩個隊,11個球,哪個隊兒輸了就下場,換下一撥兒上。”莊稼人不會說“費爾潑賴”,但公平競爭和規則意識在這裏已經是深入人心。

“夏天,晚上,下地幹活剛回到家,老爺們兒甩了褂子,抹把臉,光著膀子先奔球場!打球多痛快啊,回來稀飯都能多喝兩碗。”農民不習慣說運動健康,但村裏人自豪地說,你看俺葛家莊“走道拖拉著腿的”(指中風後遺癥患者)都很少。

今年59歲的李艷敏,是村老年女子隊的一員。這個年紀的農村老太太,在村裏一般的狀態,總離不開攬著孫子打麻將。李艷敏卻每天後半晌都叫上左鄰右舍,帶著籃球去球場。

問她上場能打多久,她說,一兩個小時。

快60啦,真能打這麽長時間?

“六十怎麽了?我還能打到七十呢!”記者的疑慮剛一提出,李艷敏就提高了嗓門,豪氣的話博得球友們一片喝彩。

也難怪,李艷敏走路帶風,除了掉了一顆牙,平常感冒都很少。

相對這些顯而易見的變化,籃球還給葛家莊帶來一些看不見的東西。

2012年4月,葛家莊響應上級號召,清理各家房前屋後的土堆。在當地,村民原有在屋後堆土護基的習慣。如今,老做法已不再有昔日的實用功能。

“怎麽把這個活兒安排下去呢?”李海渤想了想,先召集30多名籃球隊員開了個動員會。於是隊員們先從自家做起,再分包各戶,挨家挨戶動員。結果,3個多月就完了工。

“籃球,是我們村的凝聚力。”李海渤深有感觸地說。

“過年的時候,別的村拜年進院就磕頭,我們村是進了院先商量,回頭咱打球去啊……”

李艷敏的丈夫也是一名籃球愛好者,兩口子燒火做飯的工夫也能聊幾句打球的話題,他們家的電視常年鎖定央視5頻道。籃球,給了他們一個更寬廣的世界,而他們的兒子前些年也因為愛打籃球上了滄州體校。現在,還沒上學的孫子也愛玩球,老兩口特意給小家夥兒買了一個小號的籃球架裝在家裏。

這樣的家庭,在葛家莊絕非罕見。

籃球基礎好,自個兒村打不夠熱鬧,葛家莊從2014年開始謀劃並舉辦了農民籃球邀請賽。

從第一年6支隊伍參賽,到2016年的十幾支隊伍;從同縣其他村的農民組隊參賽,到臨近市縣機關企事業隊伍專程前來。2016年那場“大賽”,光是供給運動員的礦泉水,就喝掉了300多件。

“村裏臨時租了十畝地停放車輛都不夠,觀賽的車輛一直排到了382省道上……”李海渤自豪地回憶,“俺葛家莊可是出名了。”

葛家莊村老一代球手。

一所村小裏長出的籃球傳統

葛家莊籃球場的兩側都是耕地,麥苗油綠。在高大的白楊和巨大的燈柱俯視下,這個籃球場的觀眾席、休息區、護網一應俱全。即使是冬天的晚上,這裏也會和白天一樣喧騰。

63歲的退休教師劉如嶺,是把籃球“火種”正式帶回葛家莊的人。

但按他的回憶,早在上世紀六七十年代,村裏的退伍兵和高中畢業生,就已經在葛家莊打起球來。那時候村裏沒有籃球架,就把收完秋壓場用的碌碡豎著摞起來倆,再站上一個人,倆手環抱成筐狀……

這一場球下來,當球筐的人不累嗎?

老爺子笑。“你要好這個,就不覺得累了。”

球也沒有,破布縫個皮兒,塞上蕎麥皮,球落到地上都彈不起來。可村裏的年輕人還玩得不喊回家不吃飯。

1972年,在鄉裏讀中學的劉如嶺,遇到了北京來的大學體育老師常振佳。小學快畢業時才第一次真正見到籃球的劉如嶺,在常老師的教授下,懂得了籃球規則,還成了校籃球隊的前鋒。

1973年,劉如嶺高中畢業,回到葛家莊村小學當代課老師。因為有籃球特長,本來教數學的他,被分配兼體育課。

那時的葛家莊小學只有一個破舊的木制籃球架,一個籃球,其他的體育器材也很少,劉如嶺就教孩子們打籃球。比起當時念5年級的李海渤,劉如嶺其實只大6歲。很快和孩子們打成一片的劉如嶺,逐漸萌生了組建籃球隊的想法。

這是葛家莊籃球運動真正意義上的開始。

“其實當時我也不會教,就是先講講規則,除打球之外,每天早起集合跑幾公裏步。”劉如嶺說。

但當初,生產隊裏忙活一年,才分百十斤口糧。對打籃球這個既不能多分口糧,也不能餵飽肚子的新鮮玩意,家長們並不認可。

作為球隊裏的第一批學生,李海渤至今記得,當時家裏兄妹6個,糧食不夠吃。“那時候家長看我們一放學、不到吃飯時間就去鍋臺找吃的,都把餑餑藏起來啊。不是不疼我們,是確實不夠吃。半大小子,吃窮老子,何況還要打籃球。”

為這,劉如嶺多次到學生家裏做工作。

直到1973年,葛家莊村小的籃球隊,代表肅寧縣參加了滄州地區小學生籃球比賽,拿了一個第三名回來。一下子,全村沸騰了。

打籃球在葛家莊一下子成了種地之外的“正經副業”。有的戶,院裏埋根蓋房剩下的檁條,釘個沒底的籃子;有的戶,門口有棵樹,在樹上掛個鐵絲圈;還有的戶,在墻上畫個圈,扔球幹砸墻。

那個年代沒有電視機,也沒有這麽現代的交通工具,農活結束後,打籃球成了村裏唯一的娛樂。

1977年、1979年,葛家莊村小在兩年一屆的地區籃球賽裏,連續拿回兩個第一。1980年和1983年,代表滄州出戰的葛家莊小學籃球隊,更是連拿了兩屆全省小學生籃球比賽的冠軍。

1979年,河北省人民政府曾向葛家莊授予“河北省籃球之鄉”稱號。

劉如嶺自己則從代課教師轉為正式的人民教師,並先後多次參加籃球指導方面的相關培訓,逐漸從野路子轉為正規軍,成為全國優秀體育教師。

接踵而至的榮譽極大地刺激了葛家莊的村民,趕上縣裏有比賽,家長們“有車子騎車子去,沒車子走著也得去看比賽”。

而村裏日漸濃郁的籃球氛圍,也深深影響了一代代的學生。

40多年來,經自己培訓最終憑體育特長考出葛家莊的學生,劉如嶺能有名有姓有下落地回憶出36個。他們中有北京體育大學的專業學生,也有輸送到省隊的籃球運動員,有的早年高中畢業因籃球特長被特招入廠、變成城裏人,也有的擔任了縣鄉各級學校基層體育老師。

在小小的葛家莊,一顆籃球的種子,就這樣實打實改變了很多人的命運。

葛家莊的婦女們也是籃球運動愛好者。

一個籃球夢想的沈浮和新生

葛家莊的做法是否可以直接復制到其他村子?

李海渤聽到這個問題,連連擺手,“不太好復制,別的村沒俺們村的基礎。”

這基礎是籠統而又具體。比如,你很難想象,在並不算富裕的葛家莊,為了看NBA,每個月多掏8元錢的有線電視費的戶家不在少數。“俺們村的人,說起NBA都是頭頭是道,哪個球員擅長什麽,哪一場打得好,心裏都有數呢。”

葛家莊每年組織一場付佐鄉農民籃球邀請賽,請來的裁判都是國家一級籃球裁判。可就是這些一級裁判,在村裏吹哨也得“小心謹慎”。“看到有人犯規,圍觀的老百姓就嚷啊,幾號走步了,幾號推人了……”畢竟,大半個村都懂籃球規則。

葛家莊的籃球運動,也曾一度沈寂。

1977年恢復高考後,學習成績重新進入家長們對孩子的期望範疇。1982年聯產承包、分田到戶,各家各戶開始忙著為小日子打算,掙錢、蓋房、娶媳婦兒……打籃球和這些都不沾邊。

1993年,縣裏取消了籃球比賽,1994年到1998年,肅寧縣除了縣級實驗小學,一度取消了專職體育老師,就連獲獎無數的劉如嶺,也回歸到數學老師的崗位上。

那段時間,葛家莊的籃球也沒斷,隔三岔五還有不少人約著打球。但經歷過早先紅火時光的老球手們都說,“蕭條多了。”

男人們忙著外出跑皮子生意,女人們忙著在家縫手套做副業,小孩子忙著在學校念書認字考大學,曾經家家戶戶都立起來的木制的籃球架子,很多壞了就再也沒立起來……

李艷敏從上世紀70年代就是校籃球隊的主力,那段時間,沒地方去打球了,她就等村小放學,去只有一個籃筐的場地上打半場。“也打過幾年麻將,覺得不像籃球又鍛煉又痛快,後來麻將也不打了。”

2008年李海渤當了村黨支部書記,琢磨著村裏弄點文化活動,“首選籃球啊。”

一呼百應。很快,村南就出現了一個紅磚砌的籃球場地,村裏置辦了兩副鐵籃球架,砰砰的打球聲又響起來了。

可沒有專業的人指導,再怎麽打下去,頂多也就是球迷。如何讓葛家莊的籃球更上一層樓,成了李海渤特想解決的問題。

為此,他請回了劉如嶺,和自己的同班同學、在肅寧一中當體育老師的李誌軍。

“連著開了好幾個會,最終決定,劉老師和誌軍每周都回到村裏指導訓練,有比賽還兼職當裁判。”李海渤說。

有了專業指導,有了專業裁判,有了專業的組織,葛家莊的籃球玩出了新花樣。如今,他們不僅要繼續辦好邀請賽,還準備從單純的組織比賽到升級產業鏈條。

“青訓必不可少,在縣中學協作下,村裏已經在籌建籃球學校,村裏後輩的籃球之路會越走越寬。”李海渤說,目前,村委會正在以標準化籃球場為中心謀劃建設一個籃球公園,同時,還準備建葛家莊籃球博物館。“畢竟,近半個世紀的籃球故事,說都說不完。”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