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ing HK 肃宁 香港 | Suning County News

Suning County News

草銨膦或成除草劑“寵兒”

2016-08-12
從2014年7月1日撤銷國內百草枯水劑登記和生產許可、停止生產開始,相比較以往國家禁止的各類高毒農藥,百草枯的禁止無疑引起了軒然大波。百草枯水劑暫時無可替代據了解,與之前禁用的農藥品種不同,百草枯水劑壹直沒有完美的替代品。百草枯具有傷葉不傷根、見效快、快速觸殺等特性,在我國多輪耕種的農業生產方式中發揮著重要作用。草銨膦、草甘膦、敵草快等除草劑目前還無法完全替代百草枯。百草枯的活性成分所創造的巨大價值預計仍將在農業生產中發揮作用。因此,發展百草枯非水劑劑型生產將成為行業的發展方向之壹。百草枯快速觸殺的獨特作用方式和斬草不除根的特性,使其具有不可替代性和巨大的利用價值。雖然水劑被禁用,但鑒於市場總量大,農藥行業目前暫不會放棄這個有效成分。目前,百草枯水溶性顆粒劑、膠劑等劑型正在開發中。但百草枯非水劑型的使用效果不如水劑,且使用成本有所提高。百草枯水劑的替代品肯定會提高農業生產成本,且使用麻煩,而其他成分的農藥在使用上許多方面難以完全替代百草枯。草銨膦或扛起大旗據了解,草甘膦屬於老牌滅生性除草劑,主要應用於草甘膦耐受作物上,當前國內用量不多。由於其在全球範圍內仍是用量最大、使用時間較長的除草劑,導致抗藥性非常嚴重,很多雜草對其抗性已越來越強。相比之下,草銨膦在1984年獲得登記以來,在我國壹直表現不溫不火,但是最近幾年市場份額卻突飛猛進,2012年國內草銨膦登記證僅有11個,但是到了2015年草銨膦的登記證暴增至130個。草銨膦為膦酸類除草劑,部分內吸,非傳導性觸殺型除草劑。與草甘膦殺根不同,草銨膦先殺葉,從而破壞植物細胞膜,阻止植物光合作用而枯死。草銨膦作為比較理想的替代品逐漸成為業界關註的熱點,國內不少廠家草銨膦擴產意向濃厚,登記量暴增,逐漸成為除草劑的最大熱門。正如不少廠商分析的那洋,目前,市場上普遍認為草甘膦和草銨膦是百草枯的替代品,而草甘膦的使用劣勢很大,傷根且抗性越來越強,草銨膦的市場份額未來必然超越草甘膦。所以,盡最大努力拓展草銨膦的市場,是除草劑廠家和經銷商目前最重要的事。據行業人士透露,百草枯禁用之後,草銨膦用量保守估計將增加2萬噸以上(原藥),這還僅僅是國內用量的增加。國際上,拜耳、巴斯夫等農化巨頭不斷研發並推廣耐草銨膦作物種子,也在很大程度上激發了草銨膦的需求。此外,草銨膦價格從35萬元/噸跌至目前的12萬元/噸,已經從貴族產品轉身成為普通產品,用藥成本和草甘膦不相上下,但是用藥效果卻優於草甘膦。新劑型讓廠家看到希望目前,國內已經獲得登記的百草枯非水劑劑型有兩種,分別是山東綠霸化工股份有限公司的50%可溶粒劑(即顆粒劑)和南京紅太陽生物化學有限公司的20%可溶膠劑。前者於2013年11月8日獲得臨時登記,有效期為1年;後者於2013年9月25日獲得正式登記,有效期為5年。盡管新劑型克服了水劑易被誤服的弱點,但是輿論壓力下,百草枯政策還是進壹步收緊。 2015年7月28日,第八屆全國農藥登記評審委員會十七次全體會建議撤銷殺撲磷的農藥登記,同時將百草枯毒性級別修訂為居毒,這時撤銷現有百草枯產品的農藥登記。農業部建議將百草枯毒性級別進壹步修訂為居毒。此後,百草枯新劑型登記證件的續展遇阻。目前國內僅有紅太陽20%百草枯可溶膠劑獲得正式登記,而該產品2018年到期後,登記是否可續也成為未知數。這些影響了經銷商的推廣熱情,百草枯“夕陽紅”局面能維持多久尚未可知。在生產非水劑劑型時,如何保證安全生產是首要問題。為防止百草枯的使用風險轉移至生產過程,業內人士建議有關部門提升行業準入門檻,將那些不具備安全生產能力的企業排除在外,以助於提升行業集中度。草甘膦有抗性及環境安全性問題,草銨膦有產能受限問題,因此百草枯新劑型的市場是值得期待的。由於目前水劑已全面退市,但消化庫存尚需時日,現階段可溶膠劑處於穩步推廣期。盡管百草枯水劑已經退市,但是市場消化現有庫存仍需壹段時間。
------分隔线----------------------------
栏目列表